你的位置:四川配资 > 期货配资入门 > 期货配资网站 2021年,戳破泡沫,巨头坠落
期货配资网站 2021年,戳破泡沫,巨头坠落
发布日期:2022-01-08 14:39    点击次数:130

有人曾说,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许多人对此不以为然。没想到两年后的2021,一语成谶。

刚刚过去的2021,无论对于中国还是世界,注定是不同寻常的一年,新冠肺炎疫情依然肆虐,全球经济复苏乏力。

在这一年,许多企业经历了重重危机:经营风险、信任危机、政策紧缩、债务高企,始终如一柄柄“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头上、挥之不去,商业巨头们也纷纷与野蛮生长、高速增长作别。

1

去年,在上市问题上陷入风波的公司有好几家,联想是典型之一。

与滴滴的秘而不宣不同,联想早在去年1月份便“高调”宣布启动了在上交所科创板的相关准备工作。9月30日,上交所官网显示已经受理了联想的科创板上市申请。

区别于主板市场,科创板重点支持新一代信息技术、新能源以及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其中不乏中芯国际、华润微电子等明星企业。

联想公司此前在香港上市,主营业务为产业链非常成熟的个人计算机。对于联想公司选在这样一个时点回归国内市场,部分公众都在质疑联想公司在科技方面上的含金量,并怀疑其在科创板上市的动机。

不过公司董事长杨元庆表示:“联想一直都期望在国内上市。我们完全符合科创板的上市要求。”

在招股说明书中,联想公司详细列明了公司在科创属性上的相关指标,比如最近三年累计研发投入超6000万元、研发人员占比超过10%、发明专利超5项等。

对于此次科创板上市,联想似乎看起来是信心满满、志在必得。但是到了10月8日,联想公司突然撤回发行上市申请,联想公司终止IPO审核。

联想集团对外的解释是,考虑到公司业务规模及复杂程度,招股说明书中的财务信息可能会在申请的审阅过程中过期失效。同时,考虑到最新发行上市等资本市场相关情况后,决定撤回上市申请。

这显然只是联想一家之言。

12月29日,证监会的一则公告道出真相,公告显示,中金公司在保荐联想集团申请科创板上市过程中未勤勉尽责对发行人科创属性认定履行充分核查程序,决定采取相应监管措施。

除了上市受阻,联想还遭遇了空前的信任危机。

就在联想申请上市前后,媒体人司马南多次发文,“炮轰”联想天价高管工资、股权转让致使国有资产流失等。

这次联想公司很快做出了回应,称股权转让合法合规,实现了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财经》也发表评论,称要提振企业家信心,国企改制和产权改革早已经尘埃落定,炒作所谓历史问题并不可取。

随着时间的推移,争议风波渐渐平息。不过早年以民族企业起家的联想公司更应该反思:从“华为投票门”到折戟科创板,从天价高管工资到国有资产损失,为何每每陷入舆论漩涡的不是别人,而偏偏是联想?

2

2021年,教育培训公司遭遇行业寒冬。

FSCA收到情报,FX-Quote247通过电话联系消费者,提供交易服务。该实体声称,他们受到FSCA的监管和授权,金融服务提供商(FSP)牌照号:46612。该FSP号码是IContact (Proprietary) Limited的牌照号码,其牌照已于2016年2月9日失效。FSCA认为,FX-Quote247正在进行未经注册的业务,在未获得必要授权的情况下提供咨询和中介服务。

教育培训行业曾经被视作发展潜力巨大的朝阳产业,被许多人寄以厚望,资本市场也纷纷向其投来橄榄枝。尤其2020年受疫情影响,在线教育迎来新的发展机遇,以新东方、好未来为代表的教育公司股价纷纷创出历史高价。

配资

据统计,仅2020年一年,在线教育融资总额便超过1000亿元,在线教育相关企业超过52万家,且在央视春晚、各大卫视跨年晚会投放海量广告,赛道热闹非凡、拥挤不堪。

但进入2021年,坊间便有传言,国家层面会出台教育领域的改革方案,不过一直未有定论,资本市场上教育公司的股价也随随着传言起伏动荡。

4月21日,教育部印发《关于加强义务教育学校作业管理的通知》。紧接着,两办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也就是所谓的“双减”,教育领域的改革大幕开启。

在意见中,明确要求规范校外培训(包括线上培训和线下培训),以有效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过重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同时对全面规范校外培训机构进行了明确的规定。

意见出台后,新东方的俞敏洪在朋友圈表示,“教培时代结束”。

新东方、好未来、高途课堂等曾经炙手可热的中概股公司也从资本的宠儿变弃儿,被纷纷抛售,股价一路暴跌。其中,新东方股价由最高价186美元跌至2美元附近,市值不足35亿美元;好未来由最高价91美元跌至3.6美元,市值不足23亿美元,惨不忍睹。

在“双减”政策的影响下,各教培公司纷纷撤校、裁员、退费、转型。新东方将八万余张课桌转赠给乡村小学,俞敏洪也在多个场合表示要带领新东方转型直播带货。12月28日,俞敏洪终于迎来了在抖音的第一次直播带货,只是整晚观看人数众多,销售收入却寥寥无几。

另外一家在线教育巨头好未来则是在月底向全国的老师们直播了一场告别会。好未来创始人张邦鑫说,“我们在一个伟大的时代,做了一个顺势而为的尝试。”

在巅峰时期,好未来账面常年趴着几百亿的资金,公司有超过8万名老师。曾经他们也被万人追捧,告别会后他们将再次背起行囊。教培行业的这个冬天,注定漫长且寒冷。

3

2021,对于以阿里巴巴、美团为代表的垄断平台公司同样不好过。

4月10日,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巴巴集团在中国境内网络零售平台服务市场实施“二选一”的垄断行为作出了行政处罚,责令阿里巴巴集团停止违法行为,并处以182.28亿元的罚款。

这创下了中国反垄断罚款的最高记录。10月8日,监管总局再次宣布,因美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对其罚款34.42亿元。

除了巨额罚款,规范业务运行也在此次整顿之列。凭借海量的支付宝用户,阿里旗下的蚂蚁金服一度成为估值最高的金融独角兽。但是相当长一段时间,蚂蚁金服在支付宝中直接链接“花呗”“借呗”等金融产品,在支付链路中违规嵌套信贷业务,金融风险敞口巨大。

去年4月13日,央行、证监会等金融管理部门联合约谈蚂蚁金服,提出纠正支付业务不正当竞争行为、断开支付宝与“花呗”“借呗”等其他金融产品的不当链接等五条整改意见。

作为回应,蚂蚁金服开始选择主动“瘦身”:

11月7日,支付宝的产品“借呗”悄然更名为“信用贷”,且明确由银行提供服务,品牌隔离工作已正式启动;12月28日,蚂蚁金服旗下的相互宝宣布将于一个月后正式停止运行……,蚂蚁金服正在按照整改要求逐一落实。

对阿里、美团的处罚其实早有先兆。

2020年12月,作为高层级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上首次提出“强化反垄断,以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央视网、新华社等官方媒体已进行跟进报道。

来自政府层面的密集发声清楚地表明,未来几年将会加强对平台公司、垄断企业的监管。

10月29日,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组织起草的《互联网平台落实主体责任指南》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指南》共三十五条,从数据管理、数据安全、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等多个方面对互联网平台经营者作出规范。而这份文件一旦正式通过,平台公司又将迎来一次巨大震动。

两年之前,当马云宣布退休时,互联网上将马云捧上神坛,纷纷感叹一个时代的逝去。而人民日报则评论:没有马云的时代,只有时代的马云。如今再看这则评论,言犹在耳、意味深长。

4

流动性危机在过去的一年也有愈发泛滥之势。

去年10月底,苏宁易购公布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其中提到,“2021年的第三季度是苏宁易购三十年发展过程中最艰难的时期,我们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财报还显示,第三季度苏宁易购实现营业收入219亿元,同比下降64%,净亏损更是高达41.16亿元,令人瞠目。

再把时间的指针回拨。7月5日,江苏省与南京市联合阿里巴巴、海尔、美的、TCL、小米等成立的新基金获得苏宁易购16.96%股权,价值88.3亿元。此次股权转让完成后,苏宁易购将不存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实际上,今年以来,苏宁易购已经多次将股权进行转让,寻找资金入股,一手创立苏宁的张近东也只能看着股权被一点点稀释,无力回天。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在2020年9月份,苏宁曾将对恒大的200亿债权转为普通股,并承诺长期持有,结果在2021年,苏宁和恒大双双陷入债务危机。

中国零售史,半部看苏宁。苏宁公司曾经是“卖场时代”的垄断巨头,叱咤风云期货配资网站,如今却经历至暗时刻,遗憾落伍,一代传奇几成往事。